因为《叛逆者》,顺带的看了《邮差》。想不到一遍看完,久久的意难平,二遍重刷之后,只留下淡淡的忧伤。

说到底,生逢乱世,女人的命运犹如浮萍,在飘飘荡荡中了此残生。

邮差电视剧剧情介绍,《邮差》讲了什么故事-悦己剧情网

正儿八经的男人

苏丽娜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,不惜一切代价接触周楚康。市长随从的官职,让他具有很大的情报价值。

女追男隔层纱,何况是一位让人见了心动过速的气质美女。苏丽娜只需要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在合适的地点,一切就水到渠成,21岁那年她如愿成了军官太太。

男人年轻有为,深深地爱着国家也爱着她。只不过是一个钢铁直男,只愿意和敌人正面刚。

为了国家,周楚康抛弃了心爱的她,一身戎装上阵杀敌。临行前的那一夜,他们紧紧相拥,太多不舍都尽在不言中。

苏丽娜的任务和她亲爱的男人,随着她的放手,一同失去。她说:“我怎么能够阻止一个男人去爱他的国家呢!”

邮差电视剧剧情介绍,《邮差》讲了什么故事-悦己剧情网

读者心中最具男友力的第二任

蛰伏两年多以后,苏丽娜有了新的任务,走近一个叫秦兆基的男人。

美人的特殊价值在于总能让男人一见倾心。秦兆基不例外,他说在老同学周楚康的婚礼上,一眼爱上了新娘子,他在心里感叹,新郎为什么不是我。

亚麻的白衣,一纸折扇,不慌不忙的调调,秦兆基俊雅温柔的形象呼之欲出。

在他们同居的时日里,秦兆基对苏丽娜的体贴到了极致。他总能不露声色的把情报故意传递给他的爱人,装作不经意的化解她的尴尬,让一个谍战女特工不费吹灰之力就体现了自己的价值。

用自己的情报把自己出卖,身中两枪还要遭受怀疑。就算这样,秦兆基依然很温柔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,告诉她:“傻丫头,我们从来就没有同床异梦过。”

他早已预想到了今日,怕不能再护苏丽娜周全,提前给她找好了退路。这份深情,应该是无人能及。

秦兆基的结局:趁医生和护士不在,秦兆基撕裂自己的伤口。他躺着血泊中,却更像是躺在鲜花丛中那样安详与满足。

邮差电视剧剧情介绍,《邮差》讲了什么故事-悦己剧情网

三任,是无可选择的归宿

仲良是邮差,或者说是靠邮差身份遮挡的地下工作者。

他的第一个任务是给苏丽娜送情报,当然还是不出意外的一眼沦陷。怪只怪那个女人太过风情,举手投足间都足以让人失魂落魄。

仲良的爱情从暗恋开始,然后是偷窥,而后不得已放手,有了自己的妻。

他的妻也是组织上分配的,暗杀组成员,一个面冷心更冷的女人。

她的第一任丈夫被斩首示众,她的心从那一刻死了,只留一个冰冷的躯体苟且活着。

仲良和秀芬的结合,只为了各自的行事方便,无关爱情。

刺杀日本情报员和秦兆基的那一晚,秀芬也牺牲了。落单的仲良和苏丽娜组成了新的一对夫妻。这期间,苏丽娜是拒绝的,但她拒绝不了活着,茫然的活着。

如果她冒险留在上海,也许是另一个故事了。

邮差电视剧剧情介绍,《邮差》讲了什么故事-悦己剧情网

谁是风筝?

以前看谍战片,认为风筝就是特工,是情报人员。看了邮差,我觉得特工苏丽娜们只是风筝的线,她努力接近的男人才是风筝。

放飞了风筝周楚康,马上把线接在秦兆基身上,这样放风筝的人,才能源源不断的看到远处的风景。

打入敌人内部,却发现敌人原来是自己人,有着报效国家一腔热血。策反,一直是谍战剧的重头戏,如今看来还真是不难。他们只是跑偏了方向,纠正过来就好。

邮差电视剧剧情介绍,《邮差》讲了什么故事-悦己剧情网

苏丽娜究竟爱谁?

三个男人都不是她自己选的,只不过为了革命需要,苏丽娜凭借美色,主动送上门做了太太。

“你有没有爱过我?”

苏丽娜和前夫的最后一面,真的是太虐心了。明明那么相爱,却只能装作无动于衷。

周楚康一回到上海就找她,不惜动用军方和帮会的力量,还找遍了每一个墓地。可惜他一直不知道妻子的特工身份,无法理解她一再嫁人。

再次看到周楚康的那一刻,苏丽娜一动不动,她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。错过了就是错过了,她能怎么样呢?

你有没有爱过我?听到前夫的这一句话,苏丽娜站在门口,慢慢挺直了脊背,脸上的表情也一点一点变得慵懒而淡漠,好像回到了当年,又成了那个风姿卓越的军官太太。

此处无声胜有声。已做他人妇,怎能让相思出口。苏丽娜只能用当年姿态,证明她没有忘掉曾经的过往。

女人最爱的永远是心甘情愿为之付出的第一个男人。就算秦兆基也很好,对她来说更多是感动,不是爱情。仲良是退路,是归宿,是无可选择的生活。

苏丽娜和前夫因相知而相爱,只可惜前夫误会太深,带着对她的深深思念躲过了枪林弹雨,最后却因却满怀失望,死在了朝鲜战场。

如果没有战争,该是白头偕老的一对。

秦兆基的温柔深情最动人心,可惜太过于轻视自己的生命,什么情报都往外泄露,害自己英年早逝。刀口舔血的生活,让他留了后手,那一手没留给自己,只留给最爱的那个女人。

如果他格外小心,应该能如愿做了苏丽娜的新郎。

有三个如此优秀的男人前赴后继,为自己献出生命,作为女人,苏丽娜也不枉此生。

读者最初的意难平,也就变成淡淡的忧伤。都是天地间的过客,论什么岁月悠长呢?